• 金岳霖“软弱可悲”吗

    金岳霖“软弱可悲”吗?   德国哲学家、现代解释学代表人物伽达默尔曾说:“对一个文本或艺术品真正意义的发现是没有止境的,这实际上是一个无限的过程,不仅新的误解被不断克服而使真义得以从遮蔽它的那些事件中敞亮,而且新的理解也不断涌现,并揭示出全新的意义”。文本意义不该在止于肤浅地漂流,丧失了解读的深刻性必将导致解读的浅薄,甚至与文本所呈现的意义相去甚远。最近...

    时间:2015-06-16  热度:755  分类:读书心得  标签:

  • “有趣”背后的金岳霖先生

    “有趣”背后的金岳霖先生江苏省昆山市第一中学  李彬汪曾祺在《金岳霖先生》一文中开篇点题:“西南联大有许多很有趣的教授,金岳霖先生是其中的一位。”金岳霖先生“有趣”在哪里?研读课文,读者固然也能说出一些“趣”来,却往往失之于肤浅,诸如“换鸭梨”“养斗鸡”“扪虱而谈”等,甚至把金岳霖先生理解为“闻多素心人,乐与数晨夕”的世外隐者。苏教版教学参考书对此也是语焉不详:“‘有趣...

    时间:2015-03-13  热度:1231  分类:教学研究  标签:

  •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