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读书的时间哪儿去了?(原创)

     


     


    读书的时间哪儿去了?


     


    想起一个老话题:“中国的教师为何不读书?”多年前华东师范大学的钟启泉教授就曾经大声疾呼。以后,呼声不绝于耳。到网上搜一搜,这样的文章并不少见。虽然不是上什么新话题,但是觉得还是有点儿思考的价值:作为教书育人、为人师表的教师好像也应该是好读书之人才对的啊!一篇来自《江南时报》的文章《中国的教师为何不读书?》将原因归结为这样几条:“一是应试教育的必然结果。二是书价昂贵的自然结局。三是选择多元的客观影响。”读后颇有感慨。


    愚以为,教师为何不读书这个问题如果仅仅追问教师,怕是最终也未必有什么结果。不读书的岂止是教师,这个应该是全社会的问题。试问:哪个行业,哪个公民不应该读书?为何不追问:全民为何不读书?(当然这个说法有些武断,毕竟还有孜孜不倦的学生在准备考试,皓首穷经的学者在研究学问,但是说大部分国民不读书应是不争的事实)。201310月《东方今报》载文:“各种比较让‘不阅读’成为‘中国人’今年的又一个定语……犹太人平均每人一年读书64本,中国人扣除教科书平均每人一年读书连1本都不到。北欧国家人均年阅读量达到24本,而我国年人均阅读量仅为6本。”国人读书量之少看样子是个公开的秘密。无论如何辩解,似乎都难以圆满,毕竟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了。


    昨天晚上到幸福路上的普马特大超市买些东西(幸福路是我们市区最悠久、最繁华的一条商业街。往大了的说,类似于上海的南京路,南京的新街口。曾经是市政府所在地,曾经是市新华书店总部所在地)。走出超市,忽听人群一阵骚动:“快看,黄毛来了!”回头一看,只见一个把头上几撮黄毛扎成马尾巴的男子,驾着一辆红色的敞篷跑车,载着几个红男绿女,招摇而过。几撮黄毛煞是耀眼。豪华跑车,甚是拉风。


    出了超市向北100米,还记得市府广场旁边有一座名叫“春城书社”的书店,想到店里面买一本新的《散文(海外版)》(今年订了五份专业期刊,文学类书籍一般是到学校阅览室借阅的)。猛然间几乎找不到了,原来书店已由几年前的三大间门市变成了两年前的两小间,如今又变成了一小间,而且牌子上的“XX体彩站”霓虹灯标牌十分抢眼,早已盖过了暗淡无光的书店招牌。书店不断萎缩,让给了手机商,让给了炸鸡店,让给了饰品店。这家书店曾经是全市批零兼售的最大书商。往日的辉煌已经不再。书店老板唉声叹气,难以为继,得靠兼售体彩才能勉强生存。


    读书的人都哪里去了呢?


    原先布满大街小巷的书报亭日渐其少,公园里看报读书的人不见了踪影。每天下午棋牌室、公园里的麻将、扑克牌、象棋日渐其多,人满为患,大有年轻化趋势。不是读书的人老去了,是读书的风气老去了。


    站在市府广场,眼见幸福路与市府东路交叉口三百米内,近十家酒吧KTV依次铺展开来,灯红酒绿,朝歌夜弦,声嘶力竭。不是没有时间读书吗?为什么有KTV彻夜欢唱?不是没有钱买书吗?为什么美食街高朋满座?为什么酒吧里、酒店里一掷千金……听说表哥、房姐越来越多……就是没听说过书哥、书姐越来越多。每每看到从KTV走出来的一群群年轻人,黄毛,绿毛,红毛,各种奇异的服饰,我就有回到《西游记》的魔幻世界之感。是我们跟不上这个变化太快的时代,还是这个是世界太过魔幻?想起前不久,一位孩子已经毕业上大学的家长说的“心里话”:“现在是以钱论成功,以权论高低。说实在的,读书有啥用?能考取学校就行了。”我不禁有些瞠目。家长不读书,焉能培养出爱读书的孩子?


    在一个不读书的大环境中,教师何能独善其身?有人说,眼下的年轻人不爱读书,是整个社会大环境造成的,金钱至上的社会价值取向、媚俗文化的泛滥成灾等都是造成这种现象的重要因素。这难道是人微言轻的教师所能改变的吗?把教师看成救世主是不是不太现实。造成“出版大国,读书小国”局面,岂一人之力哉?


    但我们不要忘记:不读书,怎能有独立思考,怎能有健全的人格?没有书籍的积淀,就会产生暴气,戾气,俗气,媚气……


    读书的时间哪儿去了?读书的人哪儿去了?


     

    时间:2014-03-20  热度:1652℃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15 个评论

    1. 回复

      言之有理,不改变大环境,小环境也难以改变。

    2. 回复

      改变读书环境,需要全社会的努力,教师也是其中一个分子。虽然人微言轻,但是不可懈怠。
      希望政府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力量,改变不读书的社会风气。

    3. 回复
      李彬

      感谢江苏满庭芳的光临,感谢指教。既然已经认识到这个社会问题,我们都应该竭尽全力,营造良好的读书氛围。

    4. 回复
      吴同和

      先生好!
      恭读尊作,感慨很多:
      颜真卿《劝学》有一名句:“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我就是如此。昨天晚上,忽然搜到《李笠翁对韵》和《声律启蒙》,浏览而过,羞惭不已:这是蒙学读物,可我这老头子此前并未读过,看来我还未发蒙啊!
      又,科技学院有一个很大的图书馆,古今中外、文理百科书籍分放在两栋大楼里,中文系也珍藏着一定数量的古籍,我出入方便,借书数量不限。可这样的好条件,却没有用起来···
      年岁大了,更觉得书太读少了![quote][b]以下为李彬的回复:[/b]
      吴老乃博学之士,我辈不敢高攀。敬仰敬仰!
      书到用时方恨少,我常常感到自己底气不足。
      有限时日,还是自当珍惜。[/quote]

    5. 回复
      liuna

      真正品得读书的好,就不会放掉这个习惯!
      再勤奋地备课也不如读书,一个老师苦教一辈子书,不如边读书边教书。《给教师的建议》中那位历史老师说,我用一生来备课,而我用于准备这节课的时间只有15分钟。
      深读书,就决不再是功利性的。
      我起步晚,多向各位前辈请教!

    6. 回复
      李彬

      刘老师好!
      一个爱读书的人,是很有气质的。
      一个爱读书的老师,是值得尊敬的。

    7. 回复

      很多时候,我们以没时间为借口而不去读书,钦佩李老师能始终如一!每次不忘拜读您的大作,为您的儒雅气质折服![quote][b]以下为李彬的回复:[/b]
      幽兰海韵,您好!感谢你的评点与赞美。

      我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语文耕耘者,赞美不敢当,一直在学习。

      期望共同进步![/quote]

    8. 回复
      邓木辉

      教师不读书,固然有忙于应试的原因,但更主要的是没有读书的文化氛围:学校不鼓励教师读书,只鼓励教师“搞好”教学与“提高”成绩,因而很多学校都不订阅业务书刊……于是,出现了吴非(王栋生)所说的“申报高级职称者说不出本专业三种核心期刊名称”的怪事……文化底蕴深厚的江苏申报高级职称者尚且如此,其他可想而知!
      其实,搞应试教育高中生足可胜任;让学生多做几套模拟卷就能“提高”成绩,这似乎不需要多少知识,会照本宣科念答案就行……

    9. 回复
      李彬

      邓特,您好!
      李彬遥远地问候您!
      读书,是教师的立身之本,虽然各行各业也该是读书之人。
      今年是江苏省特级教师评审之年,今天参加了一个县区的特级预审工作,心情特别失望,看到那么多的人为了评审特级买论文,发烂论文,突击发论文,十分痛心。
      本来今年的特级标准就已经降低了,哎,痛心!

    10. 回复
      邓木辉

      江苏也有“为了评审特级买论文,发烂论文,突击发论文”的事,的确令人“十分痛心”!

    11. 回复
      卢世国

      不读书不是孩子们的错,错在应试教育,错在考试试题,请问哪张高考试卷在考学生读书情况?改变要先从试卷开始!

    12. 回复
      卢世国

      不读书不是孩子们的错,错在应试教育,错在考试试题,请问哪张高考试卷在考学生读书情况?改变要先从试卷开始!

    13. 回复
      卢世国

      不读书不是孩子们的错,错在应试教育,错在考试试题,请问哪张高考试卷在考学生读书情况?改变要先从试卷开始!

    14. 回复
      卢世国

      不读书不是孩子们的错,错在应试教育,错在考试试题,请问哪张高考试卷在考学生读书情况?改变要先从试卷开始!

    15. 回复
      李彬

      感谢卢老师光临。高考试卷改革的确势在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