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活中离不开车。车,种类繁多,形态各异。

    2017高考作文   江苏卷

    【真题回放】

    根据以下材料,选取角度,自拟题目,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文体不限,诗歌除外。

    生活中离不开车。车,种类繁多,形态各异。车来车往,见证着时代的发展,承载了世间的真情;车来车往,折射出观念的变迁,蕴含着人生的哲理。

    【考题解析】

    这个命题延续了江苏卷多年的命题形态,即所谓新材料作文。江苏卷有着自己的坚持,既不用草木、动物等构成的寓言来提供一个命题者已经蕴含在材料中的立意,也不像全国卷那样用叙事性材料就指定的表达目的去进行任务驱动性写作。实际上,就近四年江苏卷来看,从“青春不朽”、“智慧”、“有话则短,无话则长”到今年的“生活中的车”,更像话题作文,这样,在写作时,学生是自由的,无论体裁还是取材、立意,审题几乎没有难度。

    具体来说命题有这样几个特点:有生活气息,引导考生关注身边司空见惯的各式“车”,并由“车”联想到有关的人和事;有开放性,材料提示考生聚焦与“车”有关的社会现象、人生百态,由表及里,探讨现象折射的深刻社会心理,分析产生的深层次原因,思考“车”中蕴含的社会观念、人生哲理;明确了构思立意的核心元素——“车”,文章必须围绕“车”展开记叙或议论,由“车”及人,借“车”寄情,托“车”言志。

    就今年的“生活中的车”来说,在审题立意上唯一需要注意的是,如果是写记叙文,并非文章只要写到车就行,而要求文章立意应以车为核心。也就是说如果有考生写了一件事,很感人,发生在车上,是有风险的,因为车很可能不是这篇立意的核心,立意的核心应该是“由车反映(折射、传达)生活(时代、真情、观念、哲理)”,而不能满足于“事情发生在车上”,要在文中体现这个事情与车有必须的逻辑关系。可用这样一种方法检验:所写事情发生在车上,如果可以把车换成船,换成老房子,换成公园的长椅,等等,事情照样演绎,那就表明,车不是这篇文章的核心或线索,那就说明偏题了或扣题不紧。或索性用 “车与人”来构思立意,也就是通过建立“车与人的关系”来写作,就不会有偏题或扣题不紧的担忧了。

    我们再来具体看材料。

    这是一段议论性材料,揭示了“车”的作用,“车”的种类、形态,“车”蕴含的丰富内涵,可谓言简义丰,言近旨远。

    材料共有三句话:第一句话,“生活中离不开车”,强调了车在生活中的重要作用,也是题目的引子,引导学生将目光投向生活,进而聚焦生活中的车;第二句话,从“种类”和“形态”两个方面加以提示和引导,意在激发学生展开丰富的联想和想象,只要和车有关的内容都可以写,彰显了写作空间的广阔;第三句话,是材料的关键所在,“车来车往”可以是现实中车水马龙的热闹景象,可以是车子变迁沿革的历史轨迹,也可以虚化为与车有关的记忆、思考和体悟。

    这段材料中的三句话,各有用处,第一句,交代议论的话题或记叙的核心。第三段话“见证发展,承载真情;折射观念,蕴含哲理”,提示作文的立意和主旨,相信它会得到所有考生的重视。但可能会有不少人忽略第二句话的重要性,表面上看起来,车的种类繁多,形态各异,有点废话的感觉,其实用心的作者会从中得到启示——独轮车、黄包车、童车、碰碰车、自行车、三轮车、电瓶车、汽车、动车、共享单车、网约车、无人驾驶汽车等等,都是车,每一种车都有其特殊的内涵和承载,当作者想到这么多种类时,其实就是在搜寻一个生活域——关注什么生活?写什么?题材空间就被打开了,思路也就扩展了。

     

    车中窥人(68分)

    小时候,总是惊诧于车窗的设计。车内之人可以肆意窥伺车外的世态人情,车外之人却无从知晓车内况味。身是自由的,心却如困兽,如井底之蛙,无以凭依。

    (由车窗的设计,可由内观外,而外不可窥内,揭示了世人封闭自己的现象。)

    探其渊源,便是人生必然经受的困境:一方面,我们渴望以车身的华丽吸引路人的注目与认同;另一方面,我们却无时无刻不限制着这种认同,存留着一点私密保护着心底卑微的安全感。

    这是求同与存异的交锋,这是天性与人性的博弈。

    最可叹便是,自持流于瘫软,心灵无处安放。车,成了伪装内心的假面。一如《爱丽斯梦游仙境》中扑克牌战车,虽然牌面各异,阵营相斥,实则指向同一个方面:虚伪与狂妄。

    是亦不可以已乎?

    个中缘由,便是我们习惯了以上帝视角旁观而不受干涉,滋生了我们对自身权柄的高估,进而衍生到生活的各个层面。久而久之,沦落为《镜花缘》中“君子国”翻云覆雨玩弄手段的狭隘胸肠,失却了推心置腹、开诚布公的能力。

    (由现象到揭示其由来:习惯于旁观别人而不许旁人干涉自己,车窗设计正是这种心理的反映。)

    细细思忖,可付一言:“没有任何道路可以通向真诚,真诚本身就是道路”。

    (如何走出这个人生困境,进一步提出解决的办法或建议。)

    将自己由看似安稳舒适的狭小空间中释放,是让自由的内心得到释放,从而可以更好地拥抱广阔的世界。怕是每个车中窥人的行者,都会有安娜死前“万物皆着我色彩”的窘境吧。无谓的封闭只会招惹无谓的好奇,放低身份,明晰自己不过是茫茫众生渺渺一粟,倒也能不昧本初之心,不拘世俗之间,明快前行。

    舍却“车中窥人”的特权,便是打开了一扇开向生命的窗子,伴随着一种对生命、对人性的洞察:我不愿因些许留言便相信人好奇的天性可以凌驾真诚的人性,我愿意简单地活着,我愿意如阳明先生所言“吾心光明,夫复何言”?

    (摆脱车中窥人的封闭狭隘,就是打开心灵的窗户,阳明先生的话引用得极恰当。)

    然而,挣脱车对人内心的舒服(应为束缚)并非意味着因噎废食,而应是一次艺术性与实用性的分离。真诚对人,对艺术行为应存有更多重,对不真诚褒有更多宽容。

    窥则有欲,有欲则不实,不实则人心惶惶。吾欲以“识”嬗替之,以生命自信笑慰平生,以开诚布公仗剑前行。

    少时,观唐僧于女儿国不敢近观花车是躲过一劫。长大后,我才明白他是错过了一生。

    (结尾非常巧妙,不再绕舌于讲道理,而是用一个极简洁的典故,形象地强调主旨,对唐僧的的行为作出否定性评价,相当于,如果心地光明,何必执着于“不敢观”。)

    篇末总评

    文章的主旨和核心在于人不应该封闭自己,而应敞开胸襟观世界,也让世界观自己,这个立论并不算奇特和高妙,但把这个主旨与“车”联系起来,由车窗的设计隐喻人的行径,就是构思之精巧了。

    文章的脉络也很清晰,由现象起,分析其由来和实质,然后用兼具抒情和理性的语言劝喻世人敞开怀抱,真诚待人,心向光明。语言表达也颇具功力,句简而有意味,字少而意丰。可以说此文在构思、语言、层次、理性思考等方面都很突出,未得满分,可能在于词句上偶有瑕疵以及主旨本身不算很有新意。

    小车摊68分)

    天亮了,小车摊从巷子里推了出来。

    (开头寥寥两小句话,画面感强,有生动形象的简洁之美。)

    那些小小的轱辘,载着豆腐脑、赤豆糊和一双龟裂的手,挂着广播和早间新闻,闯过寂静的城市。

    他们究竟是几时从那些昏暗的屋檐下出发的呢?我不知道。只是无论我起得多早,小摊车总是在哪里。一口蒸锅架在三轮车的铁板上,在晨曦微寒的风中冒着暖暖的雾气,划破天与路与日光。

    那种一格格的蒸锅,装着洋山芋片,或者整个卖的烤山芋。油炸的土豆片大概是给孩子吃的。但我婆婆从来只买烤山芋。在冬天三九的天气,烤山芋可以塞进衣服里,或者拿着捂手,但一勺子挖多了还是免不了烫得咧嘴

    (很朴实的描写,没有煽情华丽之语,却有着浓浓的生活气息。)

    我小时候总是想不明白,烤山芋这么烫,小车摊的铁脚还是那么凉。卖烤山芋的老爷爷还是裹着肥大的袄子,在热气腾腾的铁锅旁对着手一个劲儿地呼气。明明他只要拿一个烤山芋在手上,就不会那么冷了呀?

    我的婆婆还特别喜欢卖鸡蛋煎饼的老板娘。有时候一大早买早餐,婆婆提着小马扎,坐在小区门口和老板娘聊天。我就在一边盯着小车摊,看着老板娘的手,看着橙黄的鸡蛋在滋滋刷着油的铁板上慢慢凝固。一张煎饼覆盖上去,用小铲子压一压,煎饼就快好了

    (依然是不着痕迹的描写,看不出刻意,但简洁,灵动,意味十足。)

    于是清晨,婆婆和老板娘两顶白发隔着小车摊,在清早日光下生辉。没有繁华街市,没有喧闹通勤的川流车辆,只有辆伫立在街头的小车和我眼中的一双手,一块鸡蛋煎饼。

    不知道为什么,记忆中的那刻时光仿佛就是亘古。

    后来,后来我的脚步渐渐远离那矗立在钢铁丛林中的小车摊,我走过下(可能有笔误或漏字)的路牙,走过非机动车道,一头扎进川流不息的车流,成为忙碌的芸芸众生中的一个。早晨,父母已经从小车摊那里买好了早餐,我坐在家里吃。小车摊成了我上学路上的掠影。

    (可以看成一种失落,一种惆怅,也是对美的祭奠,感激、欣赏加上失落和惆怅,美的份量就增加了。)

    再后来,再后来,我发现车窗外的小车摊在时间的挪移中慢慢变了,老板娘换成了老爷子,老爷爷换成了中年人,但那小车摊不管时间怎么流,车流怎么走,他们就是静悄悄,日复一日地在那里,在那里劳动

    (摊主在变,但小车摊一直存在,它是城市的必需,是风景的定格。)

    有多少车,无奈总被利益耽搁,困在一座城中,死在报废的车队里。但小车摊,它们是晨曦之子,是属于劳动者的永恒的生活

    (与流动的钢铁的车对比,小车摊才是城市中的生命力所在,坚定而温柔着城市和作者的记忆。)

    篇末总评

    这是一篇情景文,全文并无中心事件,作者笔触把对准了城市中的早点小车摊或叫小摊车,通过它,像截取了城市生活中一个不太引人注目的生活点,反映了生活中一个温暖而朴实的存在,也是美和美好情感的存在。随着时间变迁和“我”的生活变化,一方面,小车摊继续方便和感动着城市人,一方面“我”因不太光顾而产生惆怅与失落。有人说,美是一种忧伤,也是一种遗憾,作者的构思很符合这个事理,也是文章之道。

    文章虽然从内容上无甚特别新奇之处,但语言风格很好,朴实而生动、简洁而细致的描写,使文章给舒服、亲切的感觉。

     “车让人”折射的信仰(68分)

    几年前,穿过一条马路可是个老大难:车,呼啸而过,其摩肩接踵的程度,真让人类感慨自己的弱势。

    几天前,我站在马路边,像往常一样等待车先过。不想那庞然大物却一一停了下来,司机挥手,请我先过。过去习惯了战战競競的我,这次却有受宠若惊之感。

    (由几年前到几天前两个时段的遭遇的对比,指出人与车关系的变化。)

    车与行人,实际上代表了两种不同的路权,背后也隐喻着不同的阶级,出有车食有鱼者与所谓常年11路自备公交者。

    因此可以说,由人让车到车让人,我们经历了一场观念的变迁:无关财富差异,我们实际享有平等的权利。不管你是富贵驾宝马者,还是凡事靠两条腿者,在路上,路权的平等,其实也可算是人格的平等,并且生命的价值比财富最重要。

    (文章中心所在,人让车与车让人,“财富效应”退出,昭示的是观念的变化——关于生命的平等。)

    这一平等观念并非古已有之。车的出现,曾在两类人之间刻下鸿堑:一类坐在车里,一类行在地上。有车者,衣帛食肉;无车者,颁白仍负戴于道路。冈齐仁波切说:“中国人的错觉在于相信一个人拥有的东西决定了这个人。”其实哪里只有中国人如此这般呢?艾玛·包法利债台高筑了,仍然强作镇定,命仆人去叫辆好马车,好让她别“露怯”。这样的情形中,车,是人的地位和财富的结晶。

    (指出“曾经”的不平等,在两类人中中间刻下鸿沟,以小说为例,指出不仅中国,西方也是,是整个人类曾经的困境。)

    正如福柯在《疯癫与文明》中所揭示的那样,一切表现在生活中的不平等,都来源于观念的不平等。人文主义复兴,直到人权宣言的发布,人被看作上帝的宠儿,生而平等,一切后天的权利也平等。虽然,实际生活中,还很难做到,但毕竟这个新观念日渐受到重视,并深入人心。

    这种生命的平等观在开始阶段可能只是政治领域的考量标准,但当它真正成为社会的基石时,就发散到生活的细小领域,例如,人让车,是因为力量的悬殊,而车让人,则是人权平等在路权上的显示。

    (指出路权平等,其实是政治上的人权平等在生活细微处的表现。)

    启蒙运动中,卢梭指出人类不平等的根源的财产。浪漫主义者不否认这一论断,但它相信社会有更好超越财富、地位的和谐存在形态,在《浪漫主义的根源》中,以赛亚·柏林描述了这样的现象:“浪漫主义的结局是自由主义,是宽容,是行为得体以及对于不完美的生活的体谅,是理性的自我理解的一定程度的增强。”在他的话中,自由主义和宽容是实现阶层和解、共融共生的途径。从这个论断出发,我们可以看,车让人,正是富者让渡权力于普通人,然后在阶层间获得互相体谅,进而形成和谐社会。从这个角度说,车让人,不仅是交通法规,而是人类的哲学

    (很有见地,所谓和谐、自由需要强势者让渡权力,从这个基点出发,车让人,既是平等的实现,也符合浪漫主义者哲学上的期盼。)

    正如生活中离不开车,而车也有高下之分一样,物质条件的差异没有可能也没有必要抹除,但这决不是我们否认平等之权利的借口。事实上,当你站在路边,与司机交换一个微笑时,你们实际上分享了一个恒久的信仰:无关任何身外之物,我们都是同样高贵的人。

    篇末总评

    这篇文章切入点非常精当而准确,通过“车让人”来折射“人的信仰”,其实就是在阐述一个问题——“车让人”的实质和意义、价值。为了剖析这个问题,先要阐述原来的“人让车”包含的是强势者对弱势者的权力碾压,是财富、地位造成的生命的不平等,古今中外都是如此。然后论述政治上的追求平等最终反映到生活中的细微处——车与人的关系,“车让人”就是实现社会平等的表现,又从浪漫主义哲学去印证它带来的社会和谐和自由、宽容的价值。

    作者的思考非常深刻,理解透彻,思维有层次,有理有据,论据也非常有品质,显示了丰富的阅读素养和思辨品质。

    时间:2018-09-14  热度:481℃  分类:教学研究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