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中语文新诗教学现状及教学策略

     

    江苏省昆山市第一中学    李 彬

     

    新诗在丰富中学生语言积累、培养语感、发展思维和提升审美情趣等方面具有不可估量的积极作用。当下的新诗教学出现较为严重的偏颇,有弱化、钝化和边缘化的倾向。回归教育本真,促使中学生通过新诗的学习提高审美能力,锻炼丰富的想象力,在培养健康人格的基础上,熟练使用祖国语言文字,应是当下语文教学不可回避的课题。

    一、迷失在荒原——新诗教学的现实困境

    (一)高考对新诗的排斥,消解了中学生学习新诗的兴趣

    以江苏省2004年以来自主命题的高考试卷为例,13年间江苏卷无一例外的都是“除诗歌外,文体自选”或“除诗歌外,文体不限”。又如,2015年全国共有十八套高考语文试卷,其中全国Ⅰ卷写作要求是“写一封信800字的信”,不能写作新诗;全国Ⅱ卷的写作要求是“这三个人中,你认为谁更具风采?请综合材料内容及含义作文,体现你的思考权衡与选择”“明确文体”,虽然没有文体限定,但是写作新诗应该很难;北京卷的写作要求是“请以‘假如我与心中的英雄生活一天’为题,写一篇记叙文”;福建卷要求“议论文或记叙文”;浙江卷、上海卷、重庆卷、山东卷、江苏卷、安徽卷等要求“诗歌除外”;湖南卷要求“记叙文或议论文”。再如,2016年全国共有九套高考语文试卷。笔者发现,山东卷、江苏卷和天津卷一如既往“诗歌除外”;浙江卷要求“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论述类文章”;北京卷二选一的大作文,一篇要求“请以‘“老腔”何以让人震撼’为题,写一篇议论文”,一篇要求“请以‘神奇的书签’写一篇记叙文”。高考作文对诗歌文体的排斥可见一斑。高考冷落新诗,导致教材编写也在淡化新诗。从目前影响较大的人教版高中语文教材(2014年版)来看,必修一至必修五收入的新诗只有3首,仅占收入诗歌总数的11%。新诗在高中语文教材中的尴尬地位无以复加。

    高考是教和学的指挥棒:高考考什么,学生就学什么;高考不考,学生则不学。现实似乎可以理解,但不能把所有的责任都归结到学生身上,高考排斥诗歌难辞其咎。当然,高考排斥新诗也有命题人的考虑,全国高考曾经三次以非作文形式考查新诗鉴赏(分别是1991年,1999年,2000年),但都引起社会的广泛争议,所以三年后新诗就从高考试卷中彻底消失了。新诗的多义性、内倾性使得它的鉴赏难度有所增大,学生创作的诗歌很难界定其好坏、品评其质量,每个阅卷者的观点也许都会有相悖的地方,这样很容易引起争议,容易招致批评,但一棒子打死、彻底铲除新诗也绝非明智之举。

    高考不考诗歌有它评价体系方面的考虑,但学校为了高考升学率而忽视新诗教学却背离了教育的本质。例如,现行苏教版必修语文教材共编排新诗8首(集中在必修一第一专题,并未贯穿整个高中阶段),大部分教师基本不教学新诗,这已是公开的秘密。现行苏教版高中语文的选修教材有15本,其中即有《新诗选读》。笔者曾经调查省内8所江苏省四星级学校,发现这8所学校都没有选修这本教材,因为在整个高中阶段,不论哪种类型的考试,新诗都不会出现在考试卷上,他们选择选修教材的标准就是必须和高考关系密切。新诗教学有名无实,其被边缘化不言而喻。

    诗歌是人类的精神家园,没有它人类难以诗意地栖息。韩东在《读诗这回事》中的阐述令我们深思:“(星空)如此壮美、深邃,但这美又毫无作用。但,你取消星空试试看。不是办不到,就算你办得到,没有星空在上的人类生活完全是不可想象的——糟的不可想象。”[1]的确,我们的灵魂不能一直在低头赶路,需要时不时地抬起头来仰望我们头顶这片亘古不变、璀璨夺目的星空。

    (二)诗人的现实表现挑战人们的认知底限

    雅斯贝尔斯说:“伟大的诗人就是本民族的教育家和未来伦理的预言家。”[2]在当今这样一个“玩文学”的时代,一切都在发生变异,诗人也不例外。有借“梨花体”来博取人们眼球的,有借裸体的形式来“拯救诗歌”的,有借一首诗卖80万元来自我炒作的,有借《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的低俗化吸引人们注意的,有“直白得不像诗歌的诗”被网民命名为“羊羔体”,有“国民党共产党,开天辟地。讲习所黄埔军,众志成城。陈独秀孙逸仙,国共合作”的“忠秧体”……种种怪像,不断消解诗人的高大形象,加深了人们对诗人的误解。诗人往往是英雄主义、理想主义者,他们对艺术的敏感性要高于常人,更多地关注自身内心的情感波动,追求自由和个性解放,在常人的眼中显得偏执也很正常,但现实中的许多诗人不合群的古怪性格与奇异行为,不断挑战人们的认识底限。再加上一些伪诗人大行其道、伪诗歌甚嚣尘上,让人们对诗歌世界的认识雪上加霜。法国象征主义诗人和理论家马拉美在《关于文学的发展》中曾感慨:“作为一个诗人,在这个不允许诗人生存的社会里……从内心来说,我是一个孤独者。我深信:诗是为着一种已经完成的社会的华丽的仪式和庄严的仪仗而创作的,只有在这样的社会中,光荣才会有它应有的地位。然而在今天,对于这种光荣的观念,人们似乎已经丧失尽了。”[3]当世人对诗人的理解存在偏差的时候,就会带着嘲弄的眼光去看待诗歌和诗人,如果他们的孩子想写诗,甚至想成为一个诗人的时候,他们一定不会给予任何的鼓励和支持。

    (三)社会对新诗的需求不断萎缩

    诗歌在中国源远流长。自诞生那天起,诗歌就肩负着“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孔子)的社会功能。“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何休),“大凡物不得其平则鸣……其歌也有思,其哭也有怀,凡出乎口而为声者,其皆有弗平者乎”(韩愈),诗歌抒情言志的功能一直贯穿着整个诗歌史。在古代相当长的一段时期,诗歌还是一种社会交际工具,官员应酬、士子谒见,迎亲别友、婚丧嫁娶……都需要用诗歌传情达意。在唐代,科举考试的科目之一就是“诗赋”(一诗一赋),诗人们只要能写得一手好诗,就能坚信“长风破浪会有时”,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读诗、写诗蔚然成风,上至帝王贵胄下至僧尼戍卒都会吟诗作对,这完全取决于诗歌强大的实用价值。

    新文化运动以来,人们的思想观念逐渐得到解放,被压抑了数千年的人性需要释放出来,人们呼唤个性解放、生命自由,而新诗这种文体最适合用来表达内心的情感波动,于是诗人们用新诗来反抗旧时代的束缚,用新诗来呼唤光明的降临,用新诗来表现内心的隐秘,用新诗来表达对国家、民族的忧与爱。新诗创作一时风云激荡,涌现出徐志摩、戴望舒、穆旦、艾青、卞之琳等众多优秀诗人。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发展成为社会生活的主旋律,生活节奏不断加快,消费主义甚嚣尘上,社会风气日益浮躁,人们在追名逐利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渐渐迷失了自己的精神家园。再之,随着通讯工具的快速发展,人们沟通交流的方式日益增多,碎片化的信息铺天盖地,文化消费也呈现出多样化、快餐化的态势,人们宁愿在电视剧、动漫游戏、微信朋友圈消耗大量时间,也不愿在诗歌的世界里徜徉一分钟。有关资料显示,中国发行量最大的诗歌杂志《诗刊》在上世纪80年代鼎盛时发行量曾有100万份之多,但如今只在3万份左右,而且还有下滑的趋势。由此可见,现代社会的快节奏已使我国进入了一个诗歌需求萎缩的时代。当然,订阅量下滑和网络冲击也有关系。以前,作者想发表作品和阅读诗歌只能靠文学报刊;现在,网络提供了多样化的渠道,形式不再单一,时间自由灵活。发表的便捷也带来泥沙俱下的结果,导致人们对新诗再度失望,以致恶性循环。

    二、寻找回家的金钥匙——突破新诗教学困境的策略

    我国香港和台湾地区比较重视青少年对新诗的学习和创作。笔者2011年曾经到台湾进行教育交流,发现台湾许多学校专门开设了新诗选修课,还设置了期中考试和期末考试,有讨论,有作业,有报告,毕业时还出版诗集作纪念。教育要让学生学会学习、学会做人,能够帮助学生树立健康的世界观、人生观,而诗歌教学应是教育中不可或缺的一环。《礼记》说:“入其国,其教可知也。温柔敦厚而不愚,则深于诗也。”诗歌向来是人们立身处世、修身养性的根本,正可谓“不学诗,无以言;不学礼,无以立”。可喜的是,通过各方呼吁,新诗教学已经引起教育界的重视,出现了一点可喜变化。2016年全国Ⅰ卷、全国Ⅱ卷、全国Ⅲ卷要求“明确文体”,其他不加限制;上海卷没有文体要求。由此可见,2016年9套试卷中理论上有4套作文题目可以写作诗歌。北京卷还特意为新诗留下了一定的发挥空间,微作文题三选一:①给即将进入高中学习的学生建议;②不少班级家长自己组了微信QQ等班级群,谈谈看法;③请以“荷”为题,写一首诗或一段抒情文字。考虑到全国卷的使用范围较大和明显的示范作用,可以说新诗写作在逐步解禁,文体的要求在逐步放宽。中学语文教学要抓住这难得的机遇,在学生的心田播下新诗的种子,为新诗培养潜在的读者和创作者。

    (一)涵咏体味:感受意象,品味语言

    新诗运用的手法比古典诗歌要复杂一些,要捕捉诗人真切的思想感情也并非易事,有的诗命意鲜明,直抒胸臆;有的诗含蓄蕴藉,以曲折的方式加以暗示,这就需要教师指导学生运用一些方法去涵咏品味(这是一个摄取——消化——积累的过程)。诗歌教学贵在美读,一读音韵美;二读意象美;三读情感美,披文入情,发幽探微。诗歌是借助意象反映生活的,只有分析诗歌意象,才能把握诗人的感情脉搏。教学时要纠正重意义,轻审美;重教化,轻艺术的粗鄙化的教学观。

    《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在“阅读与鉴赏”的要求中提出:“学习鉴赏文学作品,具有积极的鉴赏态度,注重审美体验,陶冶性情,涵养性灵。能感受形象,品味语言,领悟作品的丰富内涵,体会其艺术表现力,有自己的情感体验和思考。努力探索作品中蕴涵着的民族心理和时代精神,了解人类丰富的社会生活和情感世界。”[4]新诗要教出诗歌本身的艺术魅力,只有这样才能吸引学生爱上新诗、迷恋新诗。文学是永远和那种神秘的、燃烧的爱联系在一起的,不然就不会在我们的生命中擦出火花。在新诗教育中,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唤起学生的一颗诗心,唤醒他们如罗丹在谈艺术时所说的“爱和战栗”,唤醒他们对诗歌那“动物般的敏感”。要做到这一点,教师对新诗这种文学形式需有深切的领会。诗歌不仅是语言艺术,而且是语言艺术最精华的部分。新诗教学首先要回归到诗歌的语言艺术,只有这样才能引领学生领会诗歌的奥秘。古人说“诗无达诂”,西方接受美学和阐释学指出“任何阐释都不是眺望大海的最后一道海岬”,这些理论提醒教师切忌给学生提供一个所谓的正确答案。新诗教学中,教师要做的是激活学生对诗歌欣赏的浓厚兴趣,是充满诗意的个性化理解。比如郑愁予的《错误》美丽忧伤,艾青的《北方》悲伤忧郁,洛尔加的《梦游人谣》神秘诱人……

    (二)仿写“入格”:进入诗境,领悟诗意

    朗诵、鉴赏和品析仅是学习新诗的一部分,光读不写也许还不能完全领略诗歌的精妙。茅盾说过:“模仿是创造的第一步。”任何文体的写作都要从模仿开始,新诗也不例外。由读诗到写诗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这里需要经过一个仿写“入格”来进行过渡。所谓仿写就是仿照诗歌的形式、语言和手法这个“格”进行创作的一种写作形式,它可以让学生从新诗最基本的形式、构思和语言开始学起,在不断地模仿、借鉴中渐渐掌握新诗创作的相关要求和技法。如仿写戴望舒的《雨巷》,可以在象征手法、音乐性的韵律、复沓回环的格式和凄清冷寂的氛围上面进行选择仿写。

    王克强老师在《跟戴望舒学写诗》中展示了他的一个课堂片段,这节课是诗歌写作指导课,王老师和学生商议仿写戴望舒诗歌的“复沓回环”的手法,这种仿写很有针对性,并且降低了学生创作新诗的难度,学生在他们的习作中展示了洋溢的才气和诗情。如,有学生写《雨》:“雨∕把春天∕拉到地上∕雨∕选择∕从天而降∕雨∕短暂∕徜徉∕惊醒了∕我的∕彷徨∕雨∕一头∕连着故乡∕另一头∕连着∕天堂∕我的目光∕流浪∕在远方∕不敢惊醒∕熟睡的∕身旁。”[5]学生的仿写有模有样,且在仿写中,学生对诗歌的理解会更加深刻和丰富。笔者在教授食指的《相信未来》时,让学生仿写诗歌的前三节,可以“相信未来”为主题,也可自由命题,同学们结合自己的人生经历和生命体悟,写出了一篇篇佳作。如“当试卷上的红叉无情的充斥着我的大脑∕当凝滞的眼神闪烁着疲倦的痛苦∕我依然坚定地透过茫茫浓雾∕在厚厚的笔记本上写下:相信未来∕我要用脚掌那漫长的路途∕我要用手指那天边的流云∕对着乌云那灰暗的色彩∕用烈日的气势喊出:相信未来”;又如“当朔风刮走最后一瓣黄叶∕当凝霜落寞地缀满枯枝∕我依然固执地扬起满地的积雪∕在寂寞的大地上写下:相信未来∕我要用信任那连缀友情的飘带∕我要用执着那收获成功的桥梁∕摇曳着朝霞那绚烂夺目的美丽∕用清新的笔体写下:相信未来”。学生的仿写虽然稚嫩却也清新可爱,第一段仿写充满了生活气息,写出了学生自己的生活,主题虽略显浅近,但对未来渴望的热情却是毋庸置疑的。第二段仿写选用了一些很好的意象,轻灵而美好,能够很好地表达作者的情感,具有一定的感染力。

    仿写固然只是写作新诗的初级阶段,但是这种形式可操作性很强,并且学生在创作时难度不大,所以教师可以用这种形式来激发学生创作新诗的积极性,教给他们最基本的创作方法,题目的难度可以适时增加,假以时日,学生就可以写出让教师惊喜的作品。

    (三)尝试创造:感时生情,拓展发散

    以读促写,以写促读,两方面结合在一起,学生的审美能力、语文素养才能得到真正的提升。能创作诗歌的人,往往拥有一双独特的、能够发现生活中美的慧眼,拥有一颗能够敏感地感知生活美的心灵,善于在平凡的生活中发现美,善于从平凡的素材中挖掘美,善于用普通的文字表现美。司空见惯的朝阳落日、春花秋叶、燕来雁归……在充满诗意的人眼里都会形成诗意的画面。我们强调对中学生加强新诗教学和学习,就是要培养中学生用诗的思维方式认知世界,做到眼里有诗、心中有诗。会写诗者善造境,因为诗歌的核心就是意境。诗歌的炼字、诗歌的词语超常规搭配、诗歌的虚实相生造句方式,是极为有效的语言训练手段。请看下面一个学生的作文片段:“掠过大漠,一只古典的蝴蝶穿过时空隧道,抖落一路如火焰般的忧伤,仿佛昭君离去时空悲切的《五更哀怨曲》。一段潮湿的音乐从凄婉古朴如泥如陶的陨孔里溢出……黄昏深处,岁月次第打开大漠的和亲故事,塞外风雪,漫天沙尘。”其中“火焰般的忧伤”“潮湿的音乐”这种超常规的搭配创造了诗意;“蝴蝶掠过大漠,穿过时空隧道”“岁月次第打开大漠的和亲故事”,想象奇幻,造境幽深,完全是诗歌的语言形式。在散文中流畅使用诗歌语言遣词造句,会使文章显得空灵,奇崛,诗意盎然。

    中学生创作新诗还需要教师不断的鼓励和支持。毕竟他们创作新诗的经验还不丰富,并且优秀的诗人需要一定的异于常人的天赋和与众不同的个性,所以有些学生创作的新诗未免稚嫩肤浅,这时就需要老师充分的肯定,并能进行有针对性的修改与指导,在不断的打磨中,学生创作的新诗一定会有长足的进步。此外,学校可以定期举行针对性的文学活动,如经典新诗朗诵会、原创新诗评比等等,让学生不断接受新诗的熏陶和互相交流创作体会,同龄人之间的交流也许比教师的指导更有激励作用,一些优秀的诗作可以推荐给报刊,这些作品一旦发表便是对学生的极大肯定和鼓励。

    艾青说:“我们的诗神是驾着纯金的三轮马车,在生活的旷野上驰骋的。那三个轮子,闪射着同等的光芒,以同样庄严的隆隆声震响着的,就是真、善、美。”[6]当青年一代能用诗意的眼光去感受生活、构想未来时,那么他们的心灵一定是自由、纯洁、高尚的。

     

    参考文献:

    [1]韩东.读诗这回事[J].上海:语文学习,2008(2).

    [2]雅斯贝尔斯.什么是教育[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1:128.

    [3]马拉美.关于文学的发展[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1:124.

    [4]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3.

    [5]王克强.跟戴望舒学写诗[J].山西:语文教学通讯,2016(6).

    [6]艾青.诗论[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5:6.

     

    时间:2018-06-21  热度:1382℃  分类:教学研究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1 个评论

    1. 回复
      李彬

      发表于《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17年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