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本细读中的想象教学法

     

    文学与想象有着某种天然的联系,文学文本细读过程若缺少了想象因素的参与将会缺少生机与灵动。从外国到中国,从古代到现在,想象都在文学作品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中国早期文学作品《诗经》就以“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比喻女子貌美如花;以“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比喻女子的手、颈、齿、眉的漂亮;以“硕鼠硕鼠,无食我黍”比喻奴隶主像大老鼠一样贪得无厌……曹植的《七步诗》:“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根生,相煎何太急?”这是多么奇妙的想象,传情达意的效果比直接的声讨、哀求的效果不知道要高明多少倍!我们还可以为故事想象另一个结局,想象为故事中的人物做另外一种选择,为一首诗构造一幅完整的意境等。而这些,有时候往往成为了一篇文本细读的关键处或打开一个矛盾的开口。这种策略广泛运用于文学类文本的阅读教学,尤其是散文、诗歌、小说等文本的细读。

    笔者教学《我的叔叔于勒》时,对文中好几处进行了想象和假设:假设于勒不是因为花光了“我”家应得的那份遗产被打发走的,而是和“我们”关系本来很好,那么当在船上发现落魄的于勒后,“我们”会不会假装不认识而离开?有没有可能是另外一种结局?想象一下当时在船上于勒认出了“我们”,面对“我们”假装不认识他的情况,他会怎么办,心里怎么想?假如“我们”在船上遇见的不是卖牡蛎的于勒,而是一位美洲回来的富翁于勒,想象一下“我们”一家会有怎样的反应?④二姐的未婚夫在于勒叔叔一直不见回来的情况下,还会不会继续相信信上所说的内容?会有什么样的心理活动?经过一系列的想象和假设,学生深切地感受到资本主义制度下金钱至上的价值观对亲情的扭曲,同时又让学生们学会了设身处地去揣摩人物真实的心理活动以及对人性的分析,明白拜金主义的罪恶,同时看到人性的丑陋,以及面对生存的无奈。通过想象和假设,很多人物在学生心中活了起来,于勒不仅仅是个“可怜”的于勒,菲利普夫妇不仅仅是万恶的兄嫂,这样一来就能去教参之弊,让学生自己去掌握判断是非的标准。

    我们还可以利用文学文本的模糊性、多义性等特点让学生通过合理想象描绘诗歌画面。对诗歌而言,学生要细读文本,体会语言的丰富内涵,真切感受诗歌的意境和诗人微妙的感情,想象是不可缺少的手段。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这首经典地反映游子内心羁旅之苦的元曲,几处萧瑟秋天意象的蒙太奇式的罗列,是任何教师的语言都难以传达的。这个时候,对这样的文本,恰当的做法是充分调动学生的想象。第一句中“枯藤、老树、昏鸦”的意象罗列,调动着读者的想象,构成了完整的视觉图景。三者在音节上是等量的,在词性上是对称的,“枯”“老”“昏”在情调的悲凉上是一致的,所引起的联想在性质上是相当的。后面一句的古道、西风、瘦马三个意象互相之间没有确定的联系,但与前面的枯藤、老树、昏鸦在性质上有精致的统一性,不但相呼应,而且引导读者的想象进一步延伸出一幅静止的国画。这时,静止的图景上,出现了一个行人和一匹马。本来骑马可以引起生机勃勃的感觉,但却是瘦马,反而加强了漂泊之感。诗歌相较于其它文体,会给读者留下更多的想象空间,让读者的想象参与形象的创造。当然,其它文体也需要想象的参与,想象用在合适的点上,将是打开文本的一把钥匙。

    时间:2017-12-17  热度:298℃  分类:教学研究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