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四”至三十年代现代随笔产生的人文背景探析

    “五四”至三十年代现代随笔产生的人文背景探析

     

        随笔作为现代知识者重要的言说载体,一直活跃在20世纪的中国文坛上,并且获得巨大的成就,这是人们有目共睹的事实。然而,随笔的产生发展并非是个一帆风顺的过程,20世纪初的中国是内忧外患、传统失范,充满动荡的时代,这就促使当时的知识分子产生批判意识和变革思想,思考和探索民族的命运。于是,纷纷将随笔作为表达自己思想的工具,从而使这一古老的文类赋予新的内涵和形式。

    (一)中国现代随笔产生的人文背景

     随笔在中国可谓古已有之,周作人将先秦诸子当作古代随笔的最初渊源,把晋文称作正是的开始。魏晋六朝属于“乱世”时期,社会各阶层加速分化和转换,汉代以来的儒家正统地位受到怀疑和动摇,佛学的传入和玄学清谈之风的兴起,促进了“人”的觉醒,这时的随笔也体现了“人”的意识的觉醒。出现了“建安七子”、“竹林七贤”等敢于抨击时政的犀利之作。“清峻”、“通脱”成为汉末魏初文章(包括随笔)的总特色。在此之后刘义庆《世说新语》和当时一些文人来往的书信中,随笔的不拘形式,闲散自在之风就表现得更为突出。唐宋随笔是中国古代随笔承前启后的重要阶段,“唐宋八大家”更以韩愈、柳宗元的随笔成就最高。在宋代随笔中,被誉为古文八大家的欧阳修、王安石、曾巩、苏洵、苏轼、苏辙也都是随笔名家。明末是中国古代随笔的鼎盛期,明末随笔通常指明末的小品文。晚明小品从徐渭发其端绪,李贽、汤显祖大大拓展其途,至公安的袁宏道、袁宗道、袁中道大放异彩,再到王思任、张岱至顶峰而收束,成为中国现代随笔史上一道绚丽的风景。清代是中国古代随笔的衰弱和终结期,随着桐城散文的崛起和兴盛,满清封建王朝的结束,中国古代随笔终于走到尽头。

    可见,中国古代随笔也曾呈现了蔚为大观的发展势头,直到“五四”一声惊雷,中国的随笔创作迎来一个新的纪元,即现代随笔的发展期。现代随笔不仅是一种时间段上的划分,更重要的在于它的文学理念,在鲁迅等“五四” 知识者的大力倡导下,“五四”以来的众多现代随笔作家一再在他们的文章中反复探讨了民族的新生和国民性改造之间的内在联系。鲁迅明确指出:“最要紧的是改革国民性,否则,无论是专制,是共和,是什么什么,招牌虽换,货色照旧,全不行的。”[4]在那个年代,不单单是鲁迅抱有这种强烈的改造中国国民性的观点,许多中国现代作家都自觉地将社会启蒙、社会变革、人生改造统一到随笔创作中去。周作人宣称自己是不会做所谓纯文学的,他写的文章总是“有所为”而作的,在他那撰写的一篇篇随笔里,都蕴藏着“道德的色彩与光芒”[5]梁遇春撰写的那些与人生观唱反调的“人死观”,高呼“还我头来”的有识眼光,以及对“智识贩卖所的伙计”的无情嘲讽和鞭挞等等,均表达他内心对社会的反叛和批判;钱钟书把写在人生边上的“批注”当作随笔的写作,以一位人生旁观者从容和洒脱,犀利而深刻地透视着人性的弱点,洞察了人生的世相;张爱玲以对战乱时代下社会冷漠,男女的日常饮食,传统文化里的弊病作为自己随笔的创作素材,从而用女性敏感的细腻笔触,揭示出人生的无奈和人性恶的一面……

    总之,以鲁迅为代表的中国现代随笔作家在随笔的创作中,都能自觉承担起思想启蒙,改造社会的重任,从而将中国现代随笔提高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思想艺术的新高峰,总结和探究这份现代随笔的创作经验,一方面,固然受到欧美近现代文艺思潮和厨川白村随笔思想的影响和启发,但更主要的是“五四”时代精神的深刻感召,是“五四”社会解放、思想解放、个性解放在文学艺术上的反映与体现。中国现代随笔就诞生于“五四”时期中国现代社会的大背景下。不可否认,与传统随笔比较,中国现代随笔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新的美学特质,这即是在西方现代文艺思潮和西方现代随笔艺术精神启蒙下的结果,同时也与现代作家打破代“圣贤立言”,载“圣贤之道”的传统桎梏,而凸显个性解放,审美解放和精神自由等方面相关。

    (二)“五四”至三十年代随笔创作的繁荣兴盛

    “五四”思想大潮的冲击使中国现代随笔得以确立,而在此之后的二十年间,随笔创作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繁荣与兴盛,这是王纲解纽下的思想狂欢,更是现代知识者审时度势的进行精神启蒙的必然选择。“五四”新文化运动从一场“文学革命”演化为一场“思想革命”,现代随笔也在诞生之初就从文学领域快速深入到思想领域。在王纲解纽的时代,传统失范,思想动荡,政治混乱,20世纪初的中国一片驳杂,这就促使一批有识之士产生批判意识和变革思想,思考和探索民族的命运和国家的出路。随笔因其自身的自由灵活,亦庄亦谐,成为当时知识分子表达思想的有力工具,同时也赋予这一古老的文类以崭新的内涵和形式。周作人称:“小品文是文学发达的极致,他的兴盛必须在王纲解纽的时代。”[6]鲁迅认为“五四”之后第一个十年的随笔成绩在小说、诗歌和戏曲之上。当代学者吴小如也说现代散文(随笔)一上来就比较成熟,在他刚一崭露头角时便是一位成年人。

    首先,现代报刊和出版社的崛起和发达,既是现代随笔产生的物质前提,也是现代随笔赖以生存和繁荣的的物质基础。早在“五四”之前,老牌报纸上海《申报》,就在世纪初年开辟“自由谈”专版,这个版面的栏目和格式多样,诸如“新乐府”、“新丑史”、“新笑史”、“海外奇谈”、“忽发奇想”、“轩渠杂录”、“新回文诗”等等,当然也有长篇小说的连载,不过这些栏目出现最多的是游戏性随笔作品,这是副刊“自由谈”版面的最主要特色。而在这个版面上驰骋的很多是当时很受一般市民欢迎的鸳鸯蝴蝶派作家。对这个流派的游戏性随笔原来我们否定较多。其实,中国的现代文学之所以能够由故嗲向现代的成功转型,鸳鸯蝴蝶派正好起到一个中间环节的过渡作用。

    19184151222,《新青年》第4卷第4号、《每周评论》创刊号开始设置“随感录”专栏。陈独秀、李大钊、鲁迅、刘半农、钱玄同、胡适、周作人等人成了这个专栏供稿的代表性随笔作家。鲁迅撰写的第一篇随感录,则是《新青年》上的第二十五则,刊于19189月出版的第5卷第3号。另外,在“五四”时期,一些报纸副刊也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如《时事新报》副刊《学灯》、《晨报》副刊、《京报》副刊和《民国日报》副刊《觉悟》灯,被当时学界誉为“四大副刊”。中国现代作家频频光顾这些栏目,因此,现代随笔的兴盛也与它们结下了不解之缘。而更有特色的是“五四”文人自由结社而办起的同人刊物,从而有力地促进了中国现代随笔的蓬勃发展。192411月语丝社创办的纯随笔刊物《语丝》和紧跟其后现代评论派创办的《现代评论》,对中国现代随笔的发展更是起到催化和促进的作用。梁遇春说:“小品文同定期出版物几乎可以说是相依为命的。”[7]的确,中国现代随笔的出现和繁荣离不开现代报刊的发展。另外,当时的出版社也为现代随笔的发展作出独特的贡献,如北京北新书局、上海北新书局、开明书店、北京晨报社、上海良友图书公司出版了相当多的现代随笔作家的著名随笔集,有力地推动了现代随笔创作的繁荣和扩大在普通读者中的影响力。

    其次,中国现代随笔作家是在现代文艺思潮现代西方随笔影响下,而以新的理念出现在中国文坛上,这明显有别于笔记类的古代传统随笔。鲁迅将现代随笔的精神特质概括为“社会批评”和“文明批评”,使社会启蒙、社会批评、社会改革都统一到现代随笔的创作中去。而这一观点在“五四”时期就被现代作家广为认同和肯定。如《国民公报》、《向导》、《前锋》、《中国青年》设“寸铁”专栏,专门关注议论性随笔。鲁迅、周作人、林语堂、孙付园等人创办的《语丝》杂志,他们在发刊词中声明“周刊上的文字,大抵以简短的感想和批评为主”,又说“我们个人的思想尽是不同,但对于一切专断与卑劣之反抗则没有差异”,这可以说是《语丝》同仁所持的总的倾向和态度。

    《现代评论》派是创办《现代评论》杂志而得名,其成员是由欧美留学人员组成,崇尚西方自由主义思想,不主张激烈得改革。主要人物是胡适、陈源、徐志摩等。陈源曾就围绕“女师大风潮”而与《语丝》同仁进行激烈论战,由此产生了不少的议论性随笔。应该说,陈源秉持的自由主义理念,与鲁迅等人的差别较大,产生的分歧自在情理之中。他们也不满封建军阀的腐败和暴虐,但他在“女师大风潮”中,站在校长杨荫榆及其校方的后台老板北洋政府教育部长章士钊一边,却装出一副“公正”的面目,反对作为弱势群体学生的所作所为。因而,不可避免地与鲁迅等人发生了一场笔墨官司。

    进入30年代后,周作人、林语堂等人与鲁迅为代表的左翼作家在如何创作随笔小品的分野也越来越明显了。林语堂等创办的《论语》、《人间世》、《宇宙风》等,标榜“以自我为中心,以闲适为格调”,创作大量消遣类随笔作品,其真正的精神领袖应该说是周作人。林语堂在30年代曾创作过一些富有现实意义的讽刺性文章。但是他们在随笔创作方面,却引导着青年人走消闲幽默的“小摆设“之路,这对当时处在豺狼当道、国难当头之际的人们来说,确实会起到磨损人心意志的负面作用。因此,鲁迅的批评不是没有道理的。

    第三,中国现代随笔在创建期就呈现出非常成熟的、多姿多彩的艺术风格。鲁迅的随笔精练简洁、泼辣犀利;郁达夫曾对此作出精辟的概括,以为鲁迅的文章“辛辣干脆,全近讽刺”,其文体“简练得像一把匕首,能以寸铁杀人,一刀见血。周作人的随笔风格却信笔所致,舒徐自在,正好与鲁迅的随笔风格相反相成,相互映照;胡适在谈到现代白话散文打破“美文不能用白话”的迷信时,就高度评价了周作人随笔的艺术价值,以为“这几年来,散文方面最可注意的发展,乃是周作人等提倡的小品散文,这一类的小品,用平淡的话语,包藏着深刻的意味,有时很像笨拙,其实却是滑稽”。[8]梁遇春虽不幸早夭,但他在随笔创作上的艺术才华和对英国随笔的翻译和研读水平,已经得到文坛同仁的赞赏和认可,郁达夫称他为中国的“爱利亚”。梁遇春从英国作家本森那里借来“观察点”的看法,认为这是精研随笔的精髓。所谓“观察点”,就是随笔创作要找一个新的立脚点,这是一种虚拟艺术,它能积极调动作家的艺术才能,从新的视角去看问题,从而得出新的构思和新的见解。从这些“虚拟”艺术的精彩发挥,可以看出梁遇春是一个善于做“悖论”式思维,好写“反题”的随笔作家。

    林语堂在晚明小品和英国随笔的解读方面,以及对现代随笔理论的发挥和阐释领域,有着他人无法代替的独特贡献。他主张随笔要有“个人笔调”,即“在谈话之中夹入闲情及个人思感”,在他的影响下,论语派的随笔作家在写作风格上大致是追求谈话风的艺术,有人称之为“娓语体”,认为这种“娓语体”随笔是要恢复一种“健谈精神,寓眼光见解,人情物理于谈话之中”,必须承认,幽默闲适类随笔,在太平盛世的时代很容易因其人们对它的好感和共鸣。因为这是对人生常态一种有益的补充,虽然他没有太深的思想和价值,这就是为什么当时30年代不少进步人士和左翼作家对它口诛笔伐,而到了改革开放的新时期,人们重新对它作出不同于以往的诠释和评价。

    时间:2015-08-30  热度:758℃  分类:读书心得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10 个评论

    1. 回复
      江苏满庭芳

      学生飘过……

    2. 回复
      李彬

      谢谢光临

    3. 回复
      昆曲故乡

      李老师,啥时候给我们开一次现代随笔讲座啊,哈,期待

    4. 回复
      徐志耀

      请问李老师,如何定义随笔与散文的范围呢?

    5. 回复
      李彬

      随笔是一种散文体裁。一种灵活随便的笔记。篇幅短小,表现形式灵活自由,可以抒情、叙事或评论。
      所谓散文,从广义说,是与诗歌、小说、戏剧相并列的一种文体;从狭义说,是一种自由、灵活,短小精悍,表现真人真事真实感情的文体。

    6. 回复
      李彬

      徐老师好,谢谢光临指教。

    7. 回复
      zhubaojun

      经常谈及随笔,也写随笔,但从未思考“什么是随笔?”“随笔的产生发展及繁荣?”,读李老师此文,学到的绝非内容本身,更多的是对司空见惯事情的思考与琢磨!

    8. 回复
      李彬

      谢谢朱老师光临

    9. 回复

      2013年春节过后,我把两个儿子从我们南阳“名校”十七小转出来,如今他们在信阳光洲书院健康快乐地成长。今年元宵节我从台湾环岛游回来之后,立即辞职,以最快的速度走出体制教育,带着全家,现在正走在张清一先生开创领导的新教育道路上。因此,与万恶的旧教育、假教育说再见。我已经在新浪开博半年,点击量已经达到四万多人次。又想继续结缘的朋友,或想了解新教育的朋友,请到那里,我们再会。我的新浪博客名为 ——光洲书院飞黄万里,http://blog.sina.com.cn/u/1775941307
      我的QQ号380488937
      特此声明,希望真心关心孩子学习的家长,真心关心学生教育的教师,真心关心自身成长的朋友,都能与我一路同行!
      再见!

    10. 回复
      李彬

      你广告做的真好啊,哈哈

      希望你对自己孩子负责,孩子是无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