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古代的科举制度

    中国古代的科举制度

    科举制度是中国历史上的考试选拔官员的一种基本制度,创始于隋朝,确立于唐朝,完备于宋朝,兴盛于明,废于清末。根据史书记载,从隋朝大业元年(605)的进士科算起到光绪三十一年(1905)正式废除,整整存在了1300年。产生出700多名状元、近10万名进士、数百万名举人。中国历史上,善于治国安邦的名臣、名相,有杰出贡献的政治家、思想家、文学家、艺术家、科学家、外交家、军事家等大都出自状元、进士和举人之中。明朝,科举考试形成了完备的制度,共分四级:院试(即童生试)、乡试、会试和殿试,考试内容基本是儒家经义,以“四书”文句为题,规定文章格式为八股文,解释必须以朱熹《四书集注》为准。

    院试】也叫“童生试”;明代由提学官主持、清代由各省学政主持的地方科举考试,包括县试、府试和院试三个阶段,院试合格后取得生员(秀才)资格,方能进入府、州、县学学习,所以又叫入学考试,有了生员资格,才可参加乡试。如王安石《伤仲永》“传一乡秀才观之”。东汉时避光武帝刘秀讳,而称秀才为茂才。应试者不分年龄大小都称童生,有“六十岁童生,十几岁生员”之说。凡取得生员资格者,即算有了功名,朝廷即给予免除赋税的待遇,见了县官不用下跪,只作揖即可。《左忠毅公逸事》“及试,吏呼名至史公”,这里就是指童生试,在这次考试中左光斗录取史可法为生员(秀才),当时史可法二十岁。《促织》“邑有成名者,操童子业”,“操童子业”是说正在准备参加童生试。

    【乡试】明清乡试,一般每三年举行一次、逢子、卯、午、酉年八月,在各省省会举行。因考试在秋天,考场四周戒严,故称秋闱。乡试考中的称举人,俗称孝廉,第一名称解(jiè)元。明代唐伯虎乡试第一,故称唐解元。乡试中举叫乙榜,又叫乙科。放榜之时,正值桂花飘香,故又称桂榜。举人可授知县官职。《儒林外史》第三回写范进中举后,张乡绅立即送贺仪银和房屋,范的丈人胡屠户也立时变了嘴脸吹捧女婿“是天上的星宿”,而范得了消息,高兴得发了疯,可见古代中举后便可升官发财。《聊斋志异》的作者蒲松龄自19岁考得县、府、道第一名,屡应会试不第,终也没有获得举人这一“名分”。

    【会试】会试是由礼部主持的全国考试,又称礼闱。于乡试的第二年即逢辰、戍、未年举行。全国举人在京师会试,考期在春季二月,故称春闱。考中的称贡士,俗称出贡,别称明经,第一名称会元。

    【殿试】是科举制最高级别的考试,皇帝在殿廷上,对会试录取的贡士亲自策问,以定甲第。录取分为三甲:一甲三名,赐“进士及第”的称号,第一名称状元(鼎元),第二名称榜眼,第三名称探花;二甲若干名,赐“进士出身”的称号;三甲若干名,赐“同进士出身”的称号。一、二、三甲统称进士。《儒林外史》第十七回:“读书毕竟中进士是个了局。”清代袁枚的《祭妹文》:“逾三年,予披宫锦还家。”古时考中进士要披宫袍,这里“披宫锦”即指中进士。《祭妹文》:“大概说长安登科,函使报信迟早云尔。”“登科”是及第的别称,也就是考中进士。唐孟
    郊曾作《登科后》诗:“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所以,“春风得意”又成为进士及第的代称。古代许多著名作家都是进士出身,如唐代的贺知章、王勃、宋之问、王昌龄、王维、岑参、韩愈、刘禹锡、白居易、柳宗元、杜牧等,宋代的范仲淹、欧阳修、司马光、王安石、苏轼等。唐代著名诗人贺知章、王维,宋代文天祥都是经殿试而被赐状元称号的。

    【连中三元】科举考试以名列第一者为元。乡试第一名叫解元,会试第一名叫会元,加上殿试一甲第一名的状元,合称三元。连中三元,是科举场中的佳话。据统计,历史上连中三元的至少有十六人。欧阳修《卖油翁》中提到的“陈康肃公尧咨”,陈尧咨与其兄陈尧叟都曾考中状元,而陈尧叟则是连中三元。清嘉庆二十五年(1820)广西临桂人陈继昌中状元,授职翰林院修撰。由于陈继昌连中“三元”,察考又得第一,故有“四元及第”之称,声名大振。他是中国科举史上最后一位“三元”状元。

    科举制发展到明清,日趋没落,弊端也越来越多。明清两代乡试、会试头场考八股文。八股文的危害极大,严重束缚人们的思想,是维护封建专制治的工具,同进也把科举考试制度本身引向绝路。明末清初著名学者顾炎武愤慨地说:“八股盛而《六经》微,十八房兴而二十一史废”。又说:“愚以为八股之害,甚于焚书。”如果单纯从考试学的角度看,科举制度是中国封建社会中后期选拔官员的一种社会性考选活动。它与世卿世禄制、察举制、九品中正制等选官制度不同,选拔官员主要不是靠血缘、不是靠关系,也不是靠门第,而是靠“学问”,即考试成绩。它为中小地主乃至平民提供了一个进身的机会,只要参加考试,任何人都可能凭借自己的学识取得成功。“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在科举时代并不是一句空话。近代西方学者更是对科举制度赞赏有加,在西学东渐的浪潮中,科举制是独一无二被西方学习的中国制度,如美国著名学者顾立雅认为科举制度影响的重要性要超过物质领域中的四大发明,是“中国对世界的最大贡献”。

    时间:2015-05-19  热度:879℃  分类:读书心得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2 个评论

    1. 回复

      学生积累一些必要的文化知识,便于开展深层次的阅读。

    2. 回复
      李彬

      知识是语文素养的一部分,也是形成语文能力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