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师,你需要一双慧眼

    老师,你需要一双慧眼

    江苏省昆山市第一中学  李彬

    2014125日,我校举行了一年一度的教学开放日活动,邀请了校外的名师和本校教师同课异构,切磋教学技艺。下午研讨会上的一件事,对我触动很大。

    我校邀请来的省特级教师徐老师为我校高二(11)班上了一节数学示范课《直线与椭圆》,课后交流时他说,一些学生可能看到听课老师较多,回答问题有些拘谨,但是有几个同学回答问题还是很有深度的,如一位叫赵扬的同学思路清晰,思维很活跃,很有发展潜力……后来听高二(11班的数学于老师说,赵扬同学数学成绩排名靠后,平时表现很一般,对于今天的表现,很让人意外……一个在原来老师眼里“数学成绩排名靠后,平时表现很一般”的学生,在另外一个老师的课堂上有突出的表现并获“思维很活跃,很有发展潜力”的得好评,设想一下,如果是徐老师做他的数学老师,赵扬同学会有怎么样的发展呢?答案不难知道。

    这样的现象如何理解?这大概不能用法国文学家莫泊桑《项链》里面的话“生活够多么古怪!多么变化莫测!只需微不足道的一点小事就能把你断送或者把你拯救出来!”来解释的。这样的教育现象值得我们深思。记得苏霍姆林斯基在《给教师的一百条建议》中说:“世界上没有才能的人是没有的。问题在于教育者要去发现每一位学生的禀赋、兴趣、爱好和特长,为他们的表现和发展提供充分的条件和正确引导。”他在《要相信孩子》中又说:“让每一个孩子抬起头来!”精辟而又通俗的见解,朴实而又经典的哲理!也许我把学生看作顽石,就会越教越厌;我把学生看作璞玉,就会越教越爱!

    笔者从教近30年,类似的情况也曾遇到过。记得2000年,我新接了一个刚刚组建的文科班,并兼任班主任工作。班上有一个名字是马犇的男生,个子很高,做事大大咧咧的,分班时成绩很一般。按照惯例,我要到班级每个同学的原班主任那里了解他们过去的情况。我找了他的原班主任,班主任对马犇印象不好,说他个人主义严重,爱出风头,不太合群,学习习惯也不好,甚至有些刺头,最好不要理他,防止他蹬鼻子上脸的……开学后第一次组建班干部队伍时,马犇主动自荐,很有积极性。我觉得这是要求进步的好苗头,就表扬了一番,安排他做了一个组长。几个星期后,他的学习习惯逐渐改变,成绩也渐有起色,到第一学期期末考试时,已经到了班级中等。后来在学校班主任培训会上我又遇见了他的原班主任,谈起马犇,他说我不要在马犇身上浪费功夫,甚至和我打赌,说马犇绝对不会考取大学的。我听后,半信半疑。2002年高考,马犇语文132分,是年级24个班级最高的,总成绩高出一本分数线15分,考取省内一家名校。如今,在省城一家大型银行做部门主管。

    多年的班主任经历告诉我,我们往往靠既成观点来看待学生,好的就是好的,不好的永远就是不行的。所以在一个班主任的指导下,一个班级三年学习生活中,两头的学生往往变化很小。试想一下,老师总是用既成的眼光看待学困生,学困生哪有改变自我的动力?著名心理学家斯腾伯格用成功智力来解释,他把学业上表现出来的智力称为“惰性智力”,而成功智力是达到人生中主要目标的智力,它包括:创造性能力、分析性能力、实践性能力。成功智力在现实生活中不是凝固不变的,而是可以不断修正和发展的。我们在孩子的教育上要使孩子在学业智力和成功智力上保持协调、平衡。要看到孩子的发展愿望,发展孩子的人际沟通能力、管理领导能力、艺术创作能力、动手能力。能力是相通的,同时也是互相促进的。一个积极要求进步的孩子,在此方面获得了认可与发展,必然带动和促进彼方面的发展。

    不由得想起浙江杭州周武老师曾经提出的“第十名现象”之谜:第十名左右的学生(并非刚刚好第十名的学生,而是指成绩中等的学生),有着难以预想的潜能和创造力,让他们未来在事业上崭露头角,出人头地;可是这个群体并未受到老师和父母的特别关注,完全靠自己自主性学习,发展兴趣,他们和所谓优生的是用10分力气得9分收获与用5分力气得8分收获的差别,最后历经曲折成功了,惊异了家长和老师。笔者认为这根本不是什么之谜,只不过是老师靠自己的好恶或一点偶然的发现就简单地判断那个学生将来的前途,这本身就不甚科学,中小学阶段的文化成绩能代表孩子的未来吗?牛顿、爱因斯坦和郭沫若等人,小时候成绩不好,最后也都成就非凡,难道这能叫“最后一名现象”?生命是多样的,学生作为一个生命的存在,必然存在个体差异。每个人的成长道路怎能千人一面那样的简单!老师也未必有望尽天涯路的长远眼光!充分照顾学生的个体差异,保护所有学生的进取心,使每个学生都能够尽其所能地发展,应该是学校教育价值的核心取向。教育真是一件奇妙的事,当你一次次地遭遇教育的挫折时,请不要埋怨学生“孺子不可教”,试着去更多地了解学生,多一点新的发现,多一次尝试的机会,也许成功就在不远处等你!几乎在每一届的高考中,我班的学生总会有学生在外人看来“一鸣惊人”,这一点儿没什么秘诀,不过是我不放弃、不抛弃任何一个学生(包括暂时落后的学生,暂时落后并不代表永远的落后)的结果。老师给学生一线阳光,他会回报你灿烂的春天。

    陶行知先生说过:你的教鞭下有瓦特,你的冷眼里有牛顿,你的讥笑里有爱迪生。教育者需要有一双慧眼,站在真善美的角度,善于发现孩子身上哪怕是微微的一丝亮点、智慧的火花,去肯定他,扶助他,让他们心中真善美的幼苗长成参天大树。“当教师把每一个学生都理解为他是一个具有个人特点的、具有自己的志向、自己的智慧和性格结构的人的时候,这样的理解才能有助于教师去热爱儿童和尊重儿童。”(赞科夫)

    教育就是一场心灵的对话。德国的哲学家雅思贝尔斯说:“教育就是一棵树摇动一棵树,一朵云推动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老师,多一双慧眼,就能多一片灿烂的春光!

    时间:2015-03-01  热度:1324℃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5 个评论

    1. 回复

      教师都应该是伯乐,需要有发现的眼光!

    2. 回复
      李彬

      满老师,新年好!
      谢谢光临!

    3. 回复

      李老师好,你的发现的确体现了“学校无小事,处处关育人”啊!

    4. 回复
      李彬

      希望每一位教师都伯乐的眼光,园丁的辛勤!

    5. 回复
      李彬

      新课程期刊啊,哈哈